房价和创业居然是正相关

2017年08月25日 来源:证券时报

王大爷在我们小区菜市场大门旁边修鞋已经十余年,用的机器还是那台老机器,多年来修鞋效率也没有提高,甚至随着他年老体衰,手脚比以前还慢了一点,但是收费却见涨。 这在经济学上是有说法的,虽然修鞋效

王大爷在我们小区菜市场大门旁边修鞋已经十余年,用的机器还是那台老机器,多年来修鞋效率也没有提高,甚至随着他年老体衰,手脚比以前还慢了一点,但是收费却见涨。

这在经济学上是有说法的,虽然修鞋效率并没有提高,但社会平均效率提高了,王大爷也要从这增长的蛋糕中分一杯羹,自然要提价,否则天长日久,王大爷会无米下锅。房地产的价格变迁虽然比王大爷涨价要复杂得多,但在老百姓看来却没啥区别,房子的构造和居住品质并没有什么突飞猛进的变化,价格却像撑杆跳一样令人瞠目结舌。不过,房价高并不是一无是处,就我所见,它的不断高企,居然促进了青年创业!这是真的。

写古文的小易就是因为攒的钱不够房子的首付,所以选择了投到创业里面去。小易是我的好朋友,九零后,在深圳一家知名企业工作,业余喜欢写点古文,工资收入如果不考虑房价的话,按说是不低的,他2013年参加工作,到今年7月份刨去吃喝拉撒大约存了二十万元人民币出头。小易跟我说:这钱不知道干啥?老妈说“有房就是半个媳妇”,可这点钱连首付的零头都不够。我听了也哑然,没有什么好的建议。一周之后,接到了小易的电话,邀请我参加他公司的开业典礼。原来,小易和人合伙,将这二十万投 资创设了一家文化公司,传播国学文化,为人写赋喜帖等搞古文私人定制。若说这年头搞国学倒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把国学开在南山闹市的商业综合体,左拥右抱都是名牌服饰鞋子的,还真是凤毛麟角。小易在开业典礼上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就是要把文化卖个高价钱,就是要谈钱!”我私下里是替他捏了一把汗的,你让顾客买个名牌皮鞋可能眼睛都不眨一下,可要从他兜里掏出几百块买一篇古文,难!一个月将近两万元的租金哩。但小易很决绝:“我相信我的独一无二,大不了把这点钱都搭进去,我还有工资。”

深圳房价高,所以租金成本自然高企,本不是什么好事,但却促进了八零后小何扎根“偏远地区”苦练内功造品牌。小何是个“中医三代”,他的爷爷、父亲都是有名的中医。小何原本考上了公务员,做了几年,厌烦了单位的按部就班不温不火,就选择了辞职,立志要把祖传的医术发扬光大,确切点说,是要通过商业化造福社会。因为中心区租金很贵,小何启动资金有限,就把医馆安在了离市中心三十公里左右的老旧小区。我头一次去的时候,几乎把那个小区的保安都挨个问遍了,才找到满头大汗正给人针灸的小何。因为医术精湛,收费合理,小何门前门庭若市。他说:“若不是有真本事,谁会来这陋巷里呢?”积累了一点资本之后,小何根据长期积累的营养学知识,开发了一种保健品,以前找他针灸过的一个同是八零后的美眉,看好小何产品的**,自告奋勇做营销,二人相得益彰,合作默契,目前这款产品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。

当然,也不全都是令人振奋的消息。诸位还记得我曾写过的“十字路口的老姚”吗?就是我那位大学同学,他后来想加盟一家少儿英语连锁,拉着我去东莞以及深圳宝安的石岩、西乡还有罗湖看了不下几十家大卖场,算盘上推演了无数遍,怎么说营业额都很难填满租金,更别说还有令人诟病的“转让费”“茶水费”等等名目了。而老姚人到中年,又没法像刘欢的歌曲一样《重头再来》,盘算来盘算去,选择了放弃。于我而言,我的周末就暂时解放,不用陪他四处转悠参谋营业地点了。前段时间老姚来个电话:东南啊,你猜怎么着?生意我是不敢做了,留了一部分钱理财,余下的钱,我买了一台宝马。做生意做不了,享受一下总可以吧,也是促进消费嘛。呵呵。

放下电话,我想,创业劳心劳力,老姚的选择未尝不是好事。又想,以前总有人担心九零后、零零后,这都是瞎操心。小易、小何,这创业的决心,做事的能力,杠杠的。

 

关于郑州、二手房、郑州楼市、额客户登记量的新闻

资讯排行榜